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解读微电影特点:成本低,前景明亮
日期:2015/6/25 访问:

也正因为身份界定的不清不楚,令微电影自诞生至今模样混杂,参差不齐。但显然,这并没有阻挡更多的人推波助澜,“不务正业”。热捧微电影究竟意欲何为?它是一时热门还是前途光明?它能为娱乐圈贡献什么?还有那些想入其门而不得法的人,周刊一并奉上微电影拍摄宝典,务必让你紧跟时髦。

微电影定义

没有严格定义的微电影

请在网络上键入“周杰伦微电影”的关键词,你会发现由他、陈冠希、古天乐、吴建豪主演的《自行我路》也被不少网站冠以“微电影”之名。事实上,这部由杜琪峰执导的百事慈善短片,首映是在2005年3月22日第二十九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比所谓“微电影”发端要早好几年。接着回顾这次香港影视展的“大师微电影”发布会,出品方称此次首映的四部短片将剪辑成优酷出品的第一部长片—四重奏电影《美好2012》,导演顾长卫则把他的作品《龙头》称为“网络电影”。

就在上述短短的一段话中,微电影便有短片、网络电影等几个称谓,它似乎还可以随着环境条件的不同“一秒钟”变长片。界定上的不严格、随意性,这恰巧是“微电影”行到目前令人困惑之处。即将涉足微电影的宁财神干脆对记者说,就没有所谓的微电影,“不就是短片吗?短片不是早就有的东西吗?”

对更多的参与者而言,尤以视频网站来讲,微电影的传播渠道是它区别于电影的主要特征—因为它们基本都在网络播放。而另一个不避讳的特点是,大多数微电影的发轫都来自品牌广告。正如同第一部被正式界定为微电影的作品,吴彦祖出演的《一触即发》,便是某品牌汽车的故事定制。不管是优酷还是灵思,都承认在创作微电影时会与熟悉的广告商沟通,而《梦想的力量》系列微电影的出品方之一合润传媒,老本行就是做品牌内容营销,在该系列电影给媒体发送的ppt介绍里,几乎每一部都明显看得出广告品牌的身影。微电影似乎完全不遮掩它在商业上的诉求,宁财神一语中的,“如果没有品牌买单,谁会来拍微电影?”2011年首届微电影节的入围作品,更是没有一部背后不是品牌支持。

微电影成本

投资多在几万到数十万之间

微电影的门槛高吗?业内的一组数据显示,微电影的投资多在几万到数十万之间,投资多少视品牌需求而定,也有品牌曾花费数百万美元拍摄一部微电影。至于微电影到底怎么拍,最后成片多长,参与过微电影拍摄的A先生说,“不一定,要看品牌给多少钱,然后他们想拍成什么样,就像剧本创作一页一分钟一样,拍微电影也可以跟品牌细化这些要求,你可以拍成15分钟的广告长片,也可以拍个故事植入品牌需求。”至于微电影的艺术性,这部分似乎鲜被人提及,“拥有适合网络传播的娱乐性是微电影最为看重的,总而言之你得有话题,看上去有意思,不然怎么会有点击量呢”,A先生说。回顾奇艺“城市映像”微电影系列的创作过程似乎可以作证品牌介入的影响力。最早出品方计划在以城市为主题,在北京、上海、成都、青岛、广州、西安、丽江、台湾、韩国等地同时投拍,由赵天宇、郝蕾、肖潇等实力导演执导,还有计划中将邀请某饮料代言巨星蔡依林、古天乐、罗志祥、黄晓明、阮经天等七大导演加盟,最终推出8部以城市为主题的微电影作品,总投入近亿元。但最终出炉的成片主演和创作者能和事先张扬的计划兑现的仅有实力导演部分,饮料巨星们的故事则变成纸上谈兵。

微电影收益

名人拍微电影不是为了赚钱

宁财神和麦家都表示,甭想从微电影中获利,宁财神给记者算了笔账,他监制的微电影成本控制在5万到70万之间,刨去各项创作成本,他能拿到的监制费寥寥无几,而麦家干脆说,他现在的活动出场费都拿得比这个多,据悉,现在麦家老师商业活动的站台费在10万元以上。优酷公关经理朱敏也证实,不管是和陆川、王小帅合作还是郝蕾、霍思燕的加盟,他们所获得的片酬都是远低于拍摄大电影的。“对明星来讲,网络播放平台的超高传播率和品牌合作有可能带来的代言才是他们看重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这般总结。

依然有人对微电影寄予美好希望。

由于微电影的幕后创作团队都是新人,这里很可能变成幕后人才的试验田,也有创作者希望通过监制微电影这种方式发掘自己的合作伙伴。然而,自2010年微电影成型至今,真正能从拍摄微电影中脱颖而出的有名者只有“筷子兄弟”和程亮,据说已经有不少长片投资商找到他们,可也仅止步于此。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商拥进微电影,明星名导名人在某种程度上已取代了草根,“对品牌而言,找一个明星代言,不如花几十万找她拍个微电影,看上去也时髦,网站推广比起传统渠道的硬性广告投放花费相对较少。”

微电影创作

创作自由是个伪命题

诸如王小帅、顾长卫等导演都这般表达,微电影的平台诱惑在于创作自由度。然而,当微电影跟品牌勾连,所谓创作自由是否真的存在?第一次涉足微电影的麦家,尽管出任《梦想的力量》系列电影的监制,但直到活动启动日,他对自己监制的部分都知之甚少,面对记者追问如果品牌过多干预了创作他会如何处理,麦家也显得相当犹疑,只说希望能凭他的力量尽量说服投资方。宁财神则直接表达了对所谓“创作自由度”的疑虑,“品牌给钱,怎么会不把关呢?视频网站也得考虑到播放尺度。”流传于网络的优酷微电影案例多少已经给出答案—将品牌融入剧情的第一步便是确定一个和当前品牌营销所需要的故事基调,而这些故事基调甚至可以细分为“情感故事、趣味故事、事件营销、说唱MV、大片剪辑”。由此不难看出,品牌最终已变成悬在微电影创作头顶上的斯巴达之剑。无怪乎筷子兄弟的肖央和胡戈都在媒体采访中表明了止步的意愿。

到最后,钱途光明,似乎是微电影热闹喧嚣的最重指向。

微电影拍摄指南

微电影玩的就是迎合市场

相比电影而言,搞微电影要容易得多—它投入不算多产出不算少,大多数都可以找到买单的品牌,而且到目前为止,拍摄的内容也不需要通过审查,不受任何限制。入门门槛低,这让从没有拍过电影,或者还只是嫩雏的导演,也有机会和身经百战的电影导演一同执导自己的作品。既然微电影可以这么玩儿,那么现在,本刊负责任地向广大读者隆重推出“微电影拍摄指南”,帮助大家实现拍电影的梦想。有了此拍摄指南,你就可以拍摄选题更加多元、题材更加丰富、传播更加广泛的电影了。

第一步组建团队—把七大姑八大姨利用起来

第二步寻找广告商—为你的剧本创意找到金主

第三步拉拢大咖—请一位名气大的人来撑场

第四步进一步打磨剧本—加入时下争议话题

第五步拍摄和后期推广—成本要省,炒作要够

微电影,较为精美的广告片罢了

微电影的前途如何?“会更加多元化”。几乎所有的受访者在提到微电影的未来时,都提到这一点。微电影因为现阶段不需要通过太多的审查,也不用考虑过多的商业元素而成为了一时间被热捧的形式。无论如何,微电影的钱途一定会异常光明。因为许多微电影的本质是这样的:它其实是一个以电影为外壳的广告,掏钱的是商家,获利的是商家。当商家获利,商家就会再次掏钱。电影是艺术,至于微电影,从最开始,它就是一门生意。参与微电影拍摄的名导、明星,醉翁之意并不在艺术情怀。如此而已,微电影,没什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