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微电影行业市场前景如何?
日期:2015/8/25 访问:

这一两年,“微电影”成为了整个互联网的关键词之一,最夸张时,一天都会有五个颇具规模的微电影启动仪式。大牌明星、成名导演、高额制作成本、媲美商业大片的宣传攻势,这些都让微电影变得不那么“微”。这个原本是网民草根自娱自乐,或者是专业学生用来展示能力的,被叫做“短片”的东西,在互联网和商家的“加持”下,渐渐产生了分化,一边是继续草根,另一边则是向商业化大踏步前进。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两个方向并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玩你的,我耍我的,时不时还产生些良性的交集。

 

关键词1:青春属于年轻人的微电影

 

不过十天左右的时间,河北承德市城外的一片荒郊山野上建起了两万多平米的“映像之城”。6月2日,“2012土豆映像节”就在这个城里举行。城里的区域划分精准到位,颁奖舞台,露天会场,推介展厅,还有一个人工打造的创意之湖,一艘小船载着几个游客在湖里打转。闲着无趣,你可以到创意市集上逛逛,挑选些文艺范儿十足的小本或小袋。晚上你还可以睡在派对营地里,营地里有千顶帐篷,一人一顶。睡完后,第二天帐篷就属于你了……

 

当天颁奖礼上,中影单元、金镜头单元、金豆角单元和金土豆单元等四个单元的数十个奖项一一揭晓。颁奖完毕后,大伙儿还在篝火上吃起了烤羊肉,过了午夜十二点,狂欢的气氛丝毫没有退却———自由烂漫正是微电影最大的特点之一,因为微电影是属于年轻人的!

 

但是,这一次的映像节绝不只是一个大party而已,主办方参考大型电影节的经验,还设置了“团队推介和项目推广”的环节———制作团队和投资人或者是商家的交流,据主办方提供的数据显示,此次互动共有四十支精英制作团队参与其中。但是与正规电影节不同的是,团队推介用的不是剧本、ppt,而是黑板粉笔手写字,各种手绘海报,甚至让人误以为闯进了大学学生社团招募新人的活动现场。

 

吴洁茵带着她和团队组建的“青藤文化”参与到了展销会中。“项目签约倒是没有,主要还是认识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人,能和他们聊天很开心。”去年,吴洁茵和李沁遥一同执导了微电影《哇!河豚》。影片讲述了一家人因为食用河豚从而产生一系列有意思的状况和心理描述。凭借着艳丽的色彩构建,有趣的音乐设计,夸张的幻想和复古的情怀,《哇!河豚》成为了去年网络中最让人惊喜的微电影之一。

 

微电影让他们小赚一笔

 

代表人物1

吴洁茵

身份:传媒大学研究生在读、文化公司合伙人

代表作品:《哇!河豚》

如今状态:开设文化公司专职做微电影以及公益性质的纪录片。

与南都记者交谈的吴洁茵如她的影片呈现出的感觉般,充满朝气。去年,吴洁茵从中国传媒大学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毕业,《哇!河豚》是她的毕业设计。“由于我专业上的关系,所以影片主打的是特效。”

吴洁茵和李沁遥在制作过程中能省则省,演员、音乐导演等都是免费劳动力,凭借着自己扎实的专业素质,最耗钱的后期制作也都以“自家作坊”的形式解决。影片的成本大概在一万元,其中布景和道具是大头。

吴洁茵起初并没有想到这部微电影能给她带来什么,“我承认影片的故事性太弱了”,但没想到网络超高的点击率让她在业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她的创意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赏识。她拿着这个影片报名参加了崔永元(微博)的“新锐导演计划”,还进入了100强。

目前,吴洁茵有着双重身份。一是学生———去年她保研成功;二是青藤文化这个公司的合伙人。青藤文化初具规模,公司坐落在北京朝阳区的北岸1292创意区,是个Loft结构。公司人员加上有合作关系的竹林七咸,已经有十几个人。作品包括《潜水镜女孩》、《记我的乳房》、《哇!河豚》等等。

为了运营,吴洁茵的公司目前还接下不少商业性质的微电影制作,4月前后,电影《第一次》

片方还找上门,希望吴洁茵和田原、祁又一、张恒、冯志伟、孙悦凌一起打造出《初恋第一次》的系列微电影,每个人十分钟,讲述自己的“第一次”。不过,电影已经在上周五公映了,但吴洁茵却依旧没有收到系列微电影的网络播映通知。“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就在于能够和夏永康导演沟通吧,关于拍摄,关于剧本等各方面。”

现在吴洁茵的公司收益尚可,小有盈余。这群年轻人把赚来的钱用做公司的扩张和项目的开拓,尝试制作《飞遍美国听你们讲故事》这种自发性无盈利的项目。

将来是否继续走导演的路,吴洁茵还在思索中。“我一直对后期制作比较感兴趣,导演算是误打误撞进入的。”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吴洁茵一直奉行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处事原则,最近她对时尚开始有浓厚的兴趣,至于导演这行当,她不排斥,但目前并无长远计划。

 

微电影让他实现导演梦

 

企业宣传片拍摄

 

 

代表人物2

马史

身份:专职导演

代表作品:《雷锋侠》

如今状态:拍摄一部将在电影频道播放的小成本电视电影。

通过微电影的平台,展现自己的实力,进而获得机会实现自己的导演梦,这是很多有专业背景的年轻人制作微电影的初衷。去年红遍网络的微电影《雷锋侠》的导演马史就是其中的代表。

马史,学了一年摄影,三年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他从2007年开始在土豆网发布作品,几年来获得过十几个奖项。《雷锋侠》讲述了一个清洁工化身“雷锋侠”做一些鸡毛蒜皮的好事,却被社会现实逼得走投无路。这个有点黑色幽默的故事在一个月内创造了点击率过300万的成绩。这让马史感到很欣慰,因为最初上线时,他被视频编辑打了预防针,“这视频有可能第二天就被撤下来,因为雷锋是个敏感词。”所幸,这个悲剧没有发生。“我只能说自己的初衷是好的,没有恶搞的意思,红色文化也可以很潮。”

《雷锋侠》拍摄周期14天,投资2.5万,称得上是平民微电影中的“大片”。但说到底,这钱还是不够,特别是有着“侠”这个词出现。如此的预算之下,马史只能让雷锋侠去掉超能力,加点《蜘蛛侠》

的配乐,好在听觉上振奋人心。马史回头想想,其实雷锋作为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他还真不需要超能力,因为他需要的是乐于助人的品行,所谓的“不以善小而不为”,“没有超能力的雷锋侠,这才是中国特色的雷锋侠。”

因为《雷锋侠》,马史获得了不少机会,大型纪录片《百年新疆》制作方邀请他担任导演,该纪录片将于今年在央视播出。还有几个公关公司邀请他拍摄一些商业性质的微电影,投资都有20万-30万元,马史并不抗拒商业植入,“我并不会觉得创作被束缚,人家是出钱的,有要求是自然的。更何况,怎么植入,大家都可以协商。”

马史分享了一句韩三平对青年导演的一句话,“当导演,必须三步走,先是短片微电影,再是电视电影,然后我才会给你机会拍摄大银幕电影。”马史的同班同学无一例外,都在遵循这样的传统实现着自己的导演梦。如今身在新疆的马史即将回京,因为他的第一部长片将于10月正式开始,影片投资80万,是部数字电影,将在中央6套播出。问及细节时,马史卖起了关子,“不会是《雷锋侠》,是一个发生在小空间的电影,演员很少。”

 

关键词2:商业广告怎么植入?

 

“作者本身想要表达自己的思想,而广告商又是出资人,想要尽可能大地进行产品或者品牌推广,如何找到结合点才是关键。”

今年3月底,在优酷和某汽车厂牌合力打造的“十二星座”系列微电影发布会上,导演之一陆川这样解释微电影,“微电影就是我们读书时候拍摄的短片,现在由于有了网络这个媒体传播平台,于是有了这么一个听上去很美好的时髦名字,和微博一样。”除陆川(微博)外,王小帅、许鞍华、彭浩翔(微博)、周迅(微博)、黄渤(微博)、莫文蔚(微博)、吴彦祖(微博)、萧亚轩(微博)、陈柏霖(微博)、王珞丹(微博)这些明星和导演,都在各种微电影中现身,似乎你不玩个微电影,就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但是这些成名已久的人物,并不需要微电影的平台展示自己,他们介入微电影,更多的是和商业有关。现如今,冰淇淋、电脑、汽车、唱片、电影,只要是商品,都在积极进行和产品推销相结合的微电影。

 

有了钱和明星的推动,微电影被最大化地广而告之,成为了街知巷闻的一个新概念,并且在逐渐形成一个产业。在这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些优质的微电影,比如《老男孩》、《66号公路》、《指甲刀人魔》等作品,同样也看到了《超级本来了》、《不会说话的女孩》等让人并不感到特别满意的作品。业内普遍这样定义微电影:比普通意义上的短片制作精良,水准更高,微电影就是“微型电影”。既然是电影,那它必定存在优劣。

 

目前微电影最大的争议在于“广告化”。2010年秋天的一部《老男孩》让广告主们看到了一个崭新的推广平台。《老男孩》是优酷和汽车厂牌合作的《11度青春》系列微电影中的其中一部。凭借影片优良的制作和感人的情怀,点击量超过4000万,这也意味着影片中时不时出现的汽车L ogo也被这个数字的人群看到了。业内人士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普通广告从前期策划到制作,找明星代言人,后期找电视台、网站等媒介进行推广,在广告价位越来越高的今天,花费巨大。而微电影的投入却只要几十万,就有良好的视频平台进行推广播放。更为重要的是,截至2011年12月底,中国网民数量突破5亿,达到5 .13亿。这个完全不弱于电视观众的基础数字,而且又是有消费能力的人群,是每个广告主都想要争取的。

 

但广告怎么植入,植入多少?之前提到的吴洁茵和马史都表示,这是一个协商博弈的过程,作者本身想要表达自己的思想,而广告商又是出资人,想要尽可能大地进行产品或者品牌推广,如何找到结合点才是关键。但对于外界所谓的广告化束缚了创作一说,两人均笑笑表示,“有点言重了”。

 

关键词3:监督微电影要怎么管?

 

“我建议国家以及相关机构不宜过早介入到微电影中。微电影是大众公共不受拘束的平台,某种程度可以创造自由下的出众者。”

 

“每个人都能成为播客,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系统化,这应该是微电影最大的魅力。”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教授在和南都记者聊起微电影时,这样说道。周教授表示,由于微电影的蓬勃发展,学术界也开始对这一现象进行研究,普遍的态度是———乐观其成

 

在他看来,商业和民间创作,是微电影缺一不可的两个有机组成,“商业化的运作是微电影能够有今天如此大关注度的重要原因,这种操作能够把微电影做起来。而草根的播客文化则把每个人都成为了信息源,能够让微电影更为普通民众所用。”

 

虽然微电影目前的发展迅速,良莠不齐,但周教授不建议用过多条条框框束缚微电影。“除去不能太暴力、不能太色情这些基本的道德约束,建议国家以及相关机构不宜过早介入到微电影中。微电影是大众公共不受拘束的平台,某种程度可以创造自由下的出众者。希望微电影的创作者经由个体创作,能够在自由竞争里头成长。”同时,周教授还提出了要把微电影和公益结合的观点———“通过网友的巧思,把一些正面力量推广出去”。微电影策划、微电影制作、微电影拍摄、影视剧制作、企业宣传片拍摄、品牌产品广告、网络创意视频策划、拍摄、制作就找北京千影神韵文化传媒公司。微电影团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和品质,为客户提供全面的策划、创意、拍摄、设计、制作和广告服务。